八十年前的上海也曾有一只热血“熊猫”被赞为中国棒球界的顶流

1937年日军侵占上海华界后,尚未占领租界。从1939年开始,住在金城别墅的梅英俊、卢兆森、卢兆根、陈拾义、黄崇义、陈文德、李启滕等少年,在弄堂里练棒球,并与住福熙路(今延安中路)、海格路(今华山路)口的劳懋勣、韦尚武等少年自发成立的“业余”棒球队比赛,到1941年夏,双方决定合并成一个队。当时四川发现了珍稀动物大熊猫,激愤于日寇侵华,为表达爱国情怀,他们与后成为领队的鄂森(1902-1970,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博士,东吴大学法学院长,曾参加东京审判)决定用“熊猫”来命名,并去租界当局注册。

熊猫队成立前后,住法租界亚尔培路(今陕西南路)的梁家四兄弟友声、友德、友文、友义,受父亲梁扶初的影响,与王庆瑞、温天华、温瑞雄等广东旅日归侨子弟成立了“翼”棒球队。于是,翼队约战熊猫队于圣约翰大学球场,双方原籍都是广东,一拍即合,决定再合并,保留“熊猫”的队名。早期自学为主,偶尔也请过两位葡萄牙人来教,而第一位正式的、也是终生的教练则是梁扶初。

梁扶初(1891-1968),原名梁澄树,生于广东香山县(今中山市),早年随其父侨居日本横滨,年幼就学棒球,中学时为棒球队员,也是明治大学棒球队员。1905年,只有14岁的梁扶初,就以自家五兄弟为核心,成立了以“醒狮”为队徽的“中华少年棒球队”,但胜少败多,遭日人嘲讽。后来,美国檀香山棒球队来日表演,其中有华人选手罗安,梁扶初盛邀他来横滨教华人打棒球,一年多后他果然到横滨,出任华校英语老师兼棒球教练。梁扶初等便奉他为师,球艺大长。从1918年开始,中华队崭露头角,进入横滨市棒球联赛。1922年横滨市棒球联赛中,梁扶初兼任教练、运动员(接手),最终夺冠。当晚,横滨华侨载歌载舞。1930年中华队再次夺冠,横滨唐人街狂欢竞夜。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寇侵占中国东北,1932年一·二八事变,日军又进攻上海。梁扶初毅然决然地离开了侨居几十年的日本,携十口之家到上海定居。1937年日军侵占上海华界后,邮寄子弹威胁梁扶初出任伪职,他化装逃脱,辗转于港澳等地。在香港被中华棒球会长钟灿森及南华体育会聘为总教练,并于1941年香港国际棒球锦标赛上夺冠。同年12月8日,日军侵占香港,梁扶初只好东躲西藏,并于1945年春日本投降前夕潜回上海,从此一直义务任教熊猫队,提出了“拼命追击,死缠到底”的熊猫精神。

上海华人开展棒球运动始于20世纪初,参与者主要是各大学的学生,缺少专业队伍。熊猫队虽然仍是一支业余球队,但在20世纪40年代已经成为了上海华人棒球界的顶流,同时也代表了中国棒球的最高水平。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举国同庆。熊猫队去浦东日寇关押西方侨民的集中营,与他们举行友谊赛,给他们带去了上海人民的慰问。同年10月,为庆祝二战胜利,跑马厅(今人民广场)举行了一场中美棒球表演赛。代表中方的是熊猫队,代表美方的是美军“野猫队”(印缅战区盟军棒球联赛冠军)。观众人山人海,盛况空前。美方人高马大,而中方瘦小多了,看上去双方是成人与少年在比赛。结果熊猫队以2∶4败北。

1946年的上海棒球联赛,在贝当路(今衡山路)的美童公学球场举行,8支上海顶级强队参赛,熊猫队是其中唯一一支中国队。最终,熊猫队虽然顽强地进入了决赛,但败给上一年的冠军葡商队,获得亚军。

两场主要赛事均未夺冠,梁扶初加紧训练熊猫队,甚至要求队员闭上眼睛,听到击球声后,才能睁开眼睛去判断、追接,以练习反应力。

1947年,美军俱乐部在跑马厅举办了“美国杯”联赛,熊猫队仍是唯一参赛的中国队。熊猫队最终夺得了冠军,上海各报盛赞熊猫队是“一支优秀和完美的队伍”。

随后,熊猫队与联赛的冠军“野鸭队”展开了一场“王中王”对决,争夺上海棒垒球界的最高荣誉“小世界杯”总冠军。比赛采取3场2胜制,结果熊猫队首场以11∶3获胜,第2场又以8∶6获胜,赢得 “小世界杯”,登上了上海棒垒球的王座。1947年,熊猫队连获“美国杯”冠军、“小世界杯”总冠军两项桂冠,一鸣惊人,蜚声中外。

甲午战争后,台湾被日本非法占据长达半个世纪,直至1945年日本投降得以回归祖国。1947年9月下旬,复旦大学邀集全上海的棒球精英,组成一支21人的临时球队“沪星队”赴台进行友谊赛,这是大陆第一支棒球队访台,意义深远。熊猫队受邀参加的多达8人。

沪星队从上海乘船抵达台湾基隆港,受到台胞的热烈欢迎,远在香港的梁扶初也应邀直接赴台汇入沪星队。沪星队在台总共比赛5场,战绩是3胜2负:首赛在台北新公园球场,与台湾省棒球联赛亚军“畜产公司队”作战。台北市长游弥坚主持开球式,观众多达五千人,最终沪星队以7∶3取胜。第2场迎战实力更强的鹰队,以0∶5告负;随后转战台中,首战台中商会队,以1∶0险胜。第2场对阵实力强大的台糖队,0∶8败北。最后返回台北,与台湾省棒球联赛冠军台电队对决,双方先战成4∶4平局。加时赛时,沪星队才以5∶4险胜。此行更重要的是,加强了两岸同胞的友好交往。

1947年冬,台湾石炭棒球队回访上海。他们先后击败了震东队、台胞队、复旦队和沪星队,所向披靡。但最后踢到了熊猫队这块“钢板”。比赛在东华球场(今上交音乐厅)举行。结果熊猫队以1∶0小胜,算是捍卫了上海棒球的荣誉。《东南日报》赞道:“这是一场精彩而紧张的比赛,从第1局到第7局最后一击,均扣人心弦。上海的棒球比赛,近十年来都没有如此紧张局面……熊猫队的表现,已经达到本赛季的巅峰。熊猫队防守严密,表现更是精彩绝伦。”赛后,熊猫队在东华会所设茶点招待对方,石炭队领队吴文钧对熊猫队表达了钦佩。

1948年5月,上海以熊猫队为主,集中了棒球好手组成了上海队,参加了在江湾体育场举行的第七届全国运动会的棒、垒球比赛。上海队以棒球3∶1、垒球4∶2的比分战胜台湾队。

1948年的棒垒球赛季,熊猫队首先参加了“国家杯”联赛,在冠军争夺战中,战胜了西青队,以全胜不败的战绩,第二次夺得“国家杯”冠军。之后,又和“美国杯”的冠军鲨蜂队(队员均为老外)争夺上海棒球最高荣誉“小世界杯”总冠军,最终以10∶1、1∶0直落2局击败鲨蜂队,蝉联“小世界杯”总冠军。此后,又在美国海军俱乐部主办的联赛夺得冠军。

1948年这一年,熊猫队接连夺取了“国家杯”“小世界杯”和美国海军俱乐部联赛的3项冠军,梁友文还获得1948年度“垒球最有价值球员奖”。当年熊猫队的钟保罗、梅英俊和黄崇义也都通过考试,获得“棒垒球国际裁判证书”,成为最早获得该资格的中国人。

1948年10月,美军重新挑选了高手,重组全星队,再邀熊猫队飞往南京,进行二番战(仍是3场2胜制)。首场熊猫队以9∶5取胜。第2场,全星队以5∶4险胜。正当熊猫队迎接第3场决赛时,全星队因“临时有任务”而未能出场,两队大比分定格在1∶1。这一年熊猫队一共打了35场,获得32胜3负的佳绩。

熊猫队自始至终,都是自己解决所有费用,但熊猫队后盾坚强。队员各有学业、职业,且均为白领、金领子弟,而教练梁扶初、领队鄂森、梅其驹不仅是义工,还要拿出薪水倒贴出来。梅其驹像祖父般慈祥,做好一切后勤,如1947年9月,访台的沪星队坐船返沪突遇台风,迟至10月9日深夜才到吴淞口,但潮位使轮船无法靠码头。梅其驹竟能找到小汽轮,驳接队员上岸,再亲自开车,通宵将队员一一送到家。

队员梅英俊的母亲周馨岐、姨妈周平岐,熊猫队一成立,就托人为球队提供训练场地。其家巨路(今巨鹿路)714号,则是队员聚会的“熊猫之家”。梁扶初妻子郭贵梅(1894-1979),一辈子做贤内助,两个女儿梁雪儿、梁雪姬终生未嫁,均将自己做音乐教师的薪水交给父母,以补贴熊猫队……

从1948年开始,梁扶初要求熊猫队每人负责一两所学校,义务普及棒垒球,培养熊猫队的后备力量。1948年,梁友文从国立音专毕业后,回母校虹口粤东中学任音乐教师,组建了“白熊”男队、“白猫”女队——合起来就是“熊猫”了。再按学生年龄各分为A、B、C三个等级队,总计6支球队。经一两年的训练,白熊A队进步最大。同时,梁友文还教他们小提琴。

1949年熊猫队主办第1届“熊猫杯”和“龙虎杯”赛事,多达49支球队参赛,熊猫队还编印了《垒球导报》(梁友德主编)。《东南日报》冯小秀撰文赞扬:“熊猫队既为国家争了光,更群策群力地为普及提高我国的棒垒球水平作出了贡献,这是一支很优秀很完美的队伍……”

1950年春节,上海熊猫队赴港比赛,梁扶初因曾有反英言行,被拒入境,由梁友声代理教练。首战疯人队,以5∶2取胜。第2场与香港甲组联赛冠军大胆队比赛,以2∶3惜败。第3场迎战香港甲二组冠军豹虎队,以3∶2获胜。次日港报写道:“莅场之观众,中西不论,倍加赞许,沪队的确非幸胜,乃线负的佳绩。于是香港加赛1场,安排“沪港熊猫联队”出战“国际杯”冠军巴基斯坦队,结果以7∶1的悬殊比分击败对方。

随后去澳门做示范表演(澳门本地无棒球队)。再回广州打了2场,以3∶2胜岭南大学队,以3∶1胜穗联队。至此,在港穗的总成绩是7战6胜1负。全队凯旋,但梁扶初、梁友文父子和李启滕应岭南大学之邀,留下短期训练垒球队。

1949年,部分上海熊猫队员移居香港,加上香港本地的一些球员成立了香港熊猫队(1951年,梁扶初五弟梁澄松赴港出任教练),1950年代两夺“屈臣氏杯”联赛冠军,并代表中华队两获“国际杯”冠军,队长梁友声则两获“模范球员奖”。此外还组建了香港熊猫女队和香港熊猫队乙组。总之,上海熊猫队员推进了香港棒垒球运动。

1950年10月,梁扶初甚至辞掉了永安电影院经理一职(每月少了优厚薪水),赴京津的清华、燕京、南开大学及各中学巡回指导推广。当时,认为棒球运动有助于战士团队精神,派46人来学习,后组建了179支各级棒球队。梁扶初还出任了海军体工队(在青岛)、西南军区队(在重庆)教练,贺龙元帅亲切接见并嘉奖。后因部队棒球队解散,他回沪任教上海队(在全国比赛中屡获冠军),并出版了中国第一本棒垒球专著《棒垒球指南》。

1954年,熊猫队解散。随后,熊猫队员大多融入上海队,部分队员则被外省挖去。在1956年、1957年、1958年的全国棒垒球赛中,梁扶初所率上海队连续3次夺冠。球场上还出现了有趣的梁家 “内战”:梁扶初率上海队(队长是四子梁友文),梁扶初三子梁友德率北京队,梁扶初五子梁友义率空军队、队,父子四人率队经常同场竞技,呈现别具一格的天伦之乐。其中的1958年全国联赛是在上海淮海会所(原法国总会)南草坪举行的,有11个省市队参加,以熊猫系为主的上海红(一队)、蓝(二队)两队参加,分获冠亚军。

1959年北京举办第一届全运会,参赛的上海棒球队主力多为熊猫系。1974年,上海举行了“文革”期间首次垒球联赛,徐汇队、静安队分获冠亚军——两位教练梁友文、郭华乐都是老“熊猫”(两队组成上海棒球二队)。1977年开始,任上海交响乐团第二小提琴部首席的梁友文,每天清早6点骑自行车到五十九中学义务教垒球,该队在1979年上海市中学生垒球联赛中夺冠。同年,再加几名华山中学队员组成“上海市中学生队”(教练梁友文、郭华乐),赴吉林延吉市参加全国中学生垒球联赛,以全胜战绩夺冠。

1981年,梁友文随家人移居美国旧金山后,从1985年开始连续3年义务开办少年棒球训练班,1987年创建 “旧金山熊猫少年棒球队”(经费来自于他组织的音乐会义演及爱心人士的赞助)。次年,他率队到北京参加国际少棒赛,并在美国推动举办了“全美华侨子弟棒球联赛”(截至1998年,旧金山熊猫少棒队连获10次冠军,熊猫少年垒球队则6次夺冠)。1998年、2000年,梁友文两次率队回国到北京、上海、广州、桂林、香港等地参赛。由于上海闵行四中的鼎力支持,2001年8月,举办了第一届 (新)“熊猫杯”国际少年(U15)棒球邀请赛,以此纪念上海熊猫队成立60周年。随后,一直到2006年举办了第四届“熊猫杯”赛,后因缺乏资金而停办了。

1988年,三藩市(旧金山的另一译名)熊猫少年棒球队前往北京参加比赛,后排右四为梁友文

2006年11月,《中山日报》报道了东升镇高中成立棒球队的消息,在京的梁友德(1922-2007,生前曾任中国棒垒球协会副主席、北京棒垒球协会主席)获悉后,兴奋地转告在美的梁友文。后者于2007年3月先赶到上海,我闻讯后即打电话给《中山日报》总编办,对方表示将及时通知东升高中举行欢迎仪式。同年4月,梁友文夫妇赶到中山市东升高中,受到谢柏芳校长等的热烈欢迎。梁友文乃决定借房定居下来,每天到校义务执教。2008年初,梁友文高足刘家仲赶到东升,为使梁友文安心执教,从长计议,决定与梁友文在镇上“朝阳花地”小区各自购房自住。中山市政协常委、东升镇工商联主席冯小龙与刘家仲攀谈后获知原因,深受感动,毅然决定由他来赞助“熊猫杯”赛。

经3年筹备,2011年10月,冯小龙组建了中山市熊猫棒垒球俱乐部及熊猫棒球队,并举办了第一届“中山·熊猫杯少棒U13全国邀请赛”(此后每年1届)。来自上海、广州、深圳、厦门和中山等八支队参加了3天的比赛。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MLB)也派员观摩。

2014年,梁友文被中国棒球协会授予最高奖项“终身成就奖”,以表彰他70多年来的棒球生涯及在中山的7年义务执教。2015年7月下旬,第五届 “中山·熊猫杯少棒赛”期间,在东升高中举行“梁扶初全身铜像(纯铜)揭幕仪式”,中国棒协主席雷军、亚洲棒联主席申伟等剪彩。

以后,以“熊猫”命名的青少年赛事陆续精彩上演,如今97岁的梁友文见证了这一切,激动万分!

原标题:《八十年前的上海,也曾有一只热血“熊猫”,被赞为中国棒球界的顶流》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