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式棒垒球进校园进入收获季 陇原8小将入选国家队

央广网兰州3月9日消息 2016年8月,经过国际奥委会投票,通过了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新增五个项目的提案,其中棒垒球时隔12年重回奥运大舞台。随着垒球项目回归奥运,国家女垒也于去年11月成立。日前,记者从兰州市体育学院获悉,不仅国家队主教练黄维刚是兰州人,我省更有8名选手入选国家队备战奥运会,而其中不少队员都是近几年我市软式棒垒球进校园活动开展后,从比赛中涌现出的优秀球员。

本届女垒国家队是在获得亚青赛亚军队伍的基础上,从全国仅有的8支队伍和一部分中青队员中选拔组建而成的,训练队员近30人,其中年龄最大20岁,最小只有16岁。在这近30人的名单中,不仅主教练黄维刚是兰州人,还有8名选手是甘肃注册球员,“甘肃人”占据了国家队几乎三分之一的名额,这个阵容可谓庞大。

记者从市体育学院了解到,此次入选国家队的8名球员中,有2位是兰州本土选手,其他6位则是从南京江宁区体校交流至市体育学院的学生,这些选手都曾代表甘肃参加过国内比赛。去年国家队成立后,这8名选手也相继入选国家队进行训练。

兰州本土球员是周汶瑾和柴燚楠,2位00后球员都有着4年的球龄,场上位置分别是投手和接手;其他6位球员分别是顾年年、张欣雨、过若男、丁世雪、林家艺、余明珠,这些球员年龄在18岁左右,都有着6年球龄,场上位置分别是投手、一垒手、二垒手、三垒手、游击和外场。值得一提的是,周汶瑾和柴燚楠都毕业于兰州市安乐村小学。

此外,目前国家队的主教练黄维刚也是兰州人,他1988年就读于兰州市体校,并成为市棒球队运动员,之后被河南省棒球队引进。他曾作为教练组成员参加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现任国家青年队和国家队主教练。电线名甘肃选手的表现都不错,现球员们正在参加攀枝花举办的全国垒球锦标赛,之后将备战6月至7月间举办的东亚杯、世界杯、加拿大杯及世青赛,相信这些大赛将让球员们迅速成长起来。

软式棒垒球进校园,是市棒垒曲协会推进的一项重要工作,不仅将这个项目推广进了校园,给孩子们送去了一个益智、健身的好项目,更为我省棒垒球项目保留了发展的火种。如今我市已有近三十所中小学在推广软式棒垒球项目,这些球员都将成为我市、我省棒垒球项目的后备力量,这也是我省的传统优势项目垒球再创辉煌的契机。

2011年,市棒球协会更名为市棒垒曲协会后,协会就开始发挥自身的职能,2012年市棒垒曲运动协会被首批命名为“中国软式垒球实验基地”,兰州市安乐村小学等10所学校被命名为“中国软式垒球实验学校”。虽然要来了国家政策,但当时我市开展软式棒垒球项目的学校并不多,为了让学校接受这个项目,市棒垒曲协会的工作人员走入学校,向学校介绍项目;为了让家长能够接受这个项目,市棒垒曲协会工作人员利用假期组织亲子活动;为了让学校开展好这个项目,市棒垒曲协会多次举办教练员培训班;为了让项目更具生命力,市棒垒曲协会更是推出了冬令营、夏令营,并组织了各级比赛……就是这样一步步,软式棒垒球在我市有了很好的基础,并开始在国内赛场上崭露头角。成绩有了,软式棒垒球项目的发展进入了一个良性循环的阶段,也由此为现在专业队发展奠定了基础。

中国女垒一直是世界强队,在奥运会赛场上取得过不俗的战绩,为作为垒球传统强省,这些成绩背后也有着甘肃球员的付出与努力。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我省垒球选手马英、雷雳、何丽萍参加垒球比赛,获得银牌,这也是我省选手在奥运会上首次取得奖牌。2000年悉尼奥运会,我省垒球名将于艳宏参加了垒球比赛,获得第4名。2004年雅典奥运会,我省垒球选手张丽霞作为国家女垒选手参赛。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省选手于艳宏参加了女垒比赛。

垒球项目在甘肃有着很好的基础,加之兰州市众多学校开展软式棒垒球项目,使得这个项目拥有着众多的后备人才,随着垒球项目回归奥运,相信甘肃垒球项目的优势会逐渐凸显出来,这个项目也有望再次成为我省的优势项目。

周汶瑾和柴燚楠是安乐村小学的同学,之后一起进入市体校,又一起被选入国青队和国家队。两人从小一起练球,是安乐村小学培养出的一对垒球场上的姐妹花。安乐村小学常年开展棒垒球项目,是我市软式棒垒球项目训练点之一。

7日的下午4时30分,安乐村小学的操场热闹了起来,在老师的带领下3至6年级垒球队的小球员们开始了训练,先是慢跑,后是基本动作,之后是击打和抛接球练习。这天,训练后还安排了一场学员间的交流赛,小球员们在场上击打、传接,每个环节都有板有眼,而场边其他球员则在为场上球员们的表现或惋惜、或喝彩。就是这样一场小比赛,能看出学生们有多么喜爱垒球项目;就是这样一场小比赛,能看出安乐村小学对垒球项目是多么的支持,正因如此才能从这里走出周汶瑾和柴燚楠这样能够入选国家队的年轻球员。

周汶瑾和柴燚楠一位是投手,一位是接手,由于从小在一起训练,她们之间十分有默契。默契对于接投搭档来说至关重要,她们根据对方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够领会意图,进而执行不同的投球战术。两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为何会选择垒球运动呢?说起这一点就是因为喜欢。安乐村小学校长袁雪清告诉记者:“两个孩子都是小小年纪就开始接触垒球,但那时的她们并不比别人优秀。就拿柴燚楠来说,记得她四年级时跟着校队出去比赛,因为不是主力不能上场,她在操场上哭了一个小时。回来后她就开始努力训练,只用了一年时间就成为了队中的主力。这两个孩子都非常能吃苦,自身条件又好,所以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现在她们已经成了我们学校的骄傲,更是小学员们的榜样,我们也希望她们能一直留在国家队中,为国出力,为兰州、甘肃争光。”

八十年前的上海也曾有一只热血“熊猫”被赞为中国棒球界的顶流

1937年日军侵占上海华界后,尚未占领租界。从1939年开始,住在金城别墅的梅英俊、卢兆森、卢兆根、陈拾义、黄崇义、陈文德、李启滕等少年,在弄堂里练棒球,并与住福熙路(今延安中路)、海格路(今华山路)口的劳懋勣、韦尚武等少年自发成立的“业余”棒球队比赛,到1941年夏,双方决定合并成一个队。当时四川发现了珍稀动物大熊猫,激愤于日寇侵华,为表达爱国情怀,他们与后成为领队的鄂森(1902-1970,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博士,东吴大学法学院长,曾参加东京审判)决定用“熊猫”来命名,并去租界当局注册。

熊猫队成立前后,住法租界亚尔培路(今陕西南路)的梁家四兄弟友声、友德、友文、友义,受父亲梁扶初的影响,与王庆瑞、温天华、温瑞雄等广东旅日归侨子弟成立了“翼”棒球队。于是,翼队约战熊猫队于圣约翰大学球场,双方原籍都是广东,一拍即合,决定再合并,保留“熊猫”的队名。早期自学为主,偶尔也请过两位葡萄牙人来教,而第一位正式的、也是终生的教练则是梁扶初。

梁扶初(1891-1968),原名梁澄树,生于广东香山县(今中山市),早年随其父侨居日本横滨,年幼就学棒球,中学时为棒球队员,也是明治大学棒球队员。1905年,只有14岁的梁扶初,就以自家五兄弟为核心,成立了以“醒狮”为队徽的“中华少年棒球队”,但胜少败多,遭日人嘲讽。后来,美国檀香山棒球队来日表演,其中有华人选手罗安,梁扶初盛邀他来横滨教华人打棒球,一年多后他果然到横滨,出任华校英语老师兼棒球教练。梁扶初等便奉他为师,球艺大长。从1918年开始,中华队崭露头角,进入横滨市棒球联赛。1922年横滨市棒球联赛中,梁扶初兼任教练、运动员(接手),最终夺冠。当晚,横滨华侨载歌载舞。1930年中华队再次夺冠,横滨唐人街狂欢竞夜。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寇侵占中国东北,1932年一·二八事变,日军又进攻上海。梁扶初毅然决然地离开了侨居几十年的日本,携十口之家到上海定居。1937年日军侵占上海华界后,邮寄子弹威胁梁扶初出任伪职,他化装逃脱,辗转于港澳等地。在香港被中华棒球会长钟灿森及南华体育会聘为总教练,并于1941年香港国际棒球锦标赛上夺冠。同年12月8日,日军侵占香港,梁扶初只好东躲西藏,并于1945年春日本投降前夕潜回上海,从此一直义务任教熊猫队,提出了“拼命追击,死缠到底”的熊猫精神。

上海华人开展棒球运动始于20世纪初,参与者主要是各大学的学生,缺少专业队伍。熊猫队虽然仍是一支业余球队,但在20世纪40年代已经成为了上海华人棒球界的顶流,同时也代表了中国棒球的最高水平。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举国同庆。熊猫队去浦东日寇关押西方侨民的集中营,与他们举行友谊赛,给他们带去了上海人民的慰问。同年10月,为庆祝二战胜利,跑马厅(今人民广场)举行了一场中美棒球表演赛。代表中方的是熊猫队,代表美方的是美军“野猫队”(印缅战区盟军棒球联赛冠军)。观众人山人海,盛况空前。美方人高马大,而中方瘦小多了,看上去双方是成人与少年在比赛。结果熊猫队以2∶4败北。

1946年的上海棒球联赛,在贝当路(今衡山路)的美童公学球场举行,8支上海顶级强队参赛,熊猫队是其中唯一一支中国队。最终,熊猫队虽然顽强地进入了决赛,但败给上一年的冠军葡商队,获得亚军。

两场主要赛事均未夺冠,梁扶初加紧训练熊猫队,甚至要求队员闭上眼睛,听到击球声后,才能睁开眼睛去判断、追接,以练习反应力。

1947年,美军俱乐部在跑马厅举办了“美国杯”联赛,熊猫队仍是唯一参赛的中国队。熊猫队最终夺得了冠军,上海各报盛赞熊猫队是“一支优秀和完美的队伍”。

随后,熊猫队与联赛的冠军“野鸭队”展开了一场“王中王”对决,争夺上海棒垒球界的最高荣誉“小世界杯”总冠军。比赛采取3场2胜制,结果熊猫队首场以11∶3获胜,第2场又以8∶6获胜,赢得 “小世界杯”,登上了上海棒垒球的王座。1947年,熊猫队连获“美国杯”冠军、“小世界杯”总冠军两项桂冠,一鸣惊人,蜚声中外。

甲午战争后,台湾被日本非法占据长达半个世纪,直至1945年日本投降得以回归祖国。1947年9月下旬,复旦大学邀集全上海的棒球精英,组成一支21人的临时球队“沪星队”赴台进行友谊赛,这是大陆第一支棒球队访台,意义深远。熊猫队受邀参加的多达8人。

沪星队从上海乘船抵达台湾基隆港,受到台胞的热烈欢迎,远在香港的梁扶初也应邀直接赴台汇入沪星队。沪星队在台总共比赛5场,战绩是3胜2负:首赛在台北新公园球场,与台湾省棒球联赛亚军“畜产公司队”作战。台北市长游弥坚主持开球式,观众多达五千人,最终沪星队以7∶3取胜。第2场迎战实力更强的鹰队,以0∶5告负;随后转战台中,首战台中商会队,以1∶0险胜。第2场对阵实力强大的台糖队,0∶8败北。最后返回台北,与台湾省棒球联赛冠军台电队对决,双方先战成4∶4平局。加时赛时,沪星队才以5∶4险胜。此行更重要的是,加强了两岸同胞的友好交往。

1947年冬,台湾石炭棒球队回访上海。他们先后击败了震东队、台胞队、复旦队和沪星队,所向披靡。但最后踢到了熊猫队这块“钢板”。比赛在东华球场(今上交音乐厅)举行。结果熊猫队以1∶0小胜,算是捍卫了上海棒球的荣誉。《东南日报》赞道:“这是一场精彩而紧张的比赛,从第1局到第7局最后一击,均扣人心弦。上海的棒球比赛,近十年来都没有如此紧张局面……熊猫队的表现,已经达到本赛季的巅峰。熊猫队防守严密,表现更是精彩绝伦。”赛后,熊猫队在东华会所设茶点招待对方,石炭队领队吴文钧对熊猫队表达了钦佩。

1948年5月,上海以熊猫队为主,集中了棒球好手组成了上海队,参加了在江湾体育场举行的第七届全国运动会的棒、垒球比赛。上海队以棒球3∶1、垒球4∶2的比分战胜台湾队。

1948年的棒垒球赛季,熊猫队首先参加了“国家杯”联赛,在冠军争夺战中,战胜了西青队,以全胜不败的战绩,第二次夺得“国家杯”冠军。之后,又和“美国杯”的冠军鲨蜂队(队员均为老外)争夺上海棒球最高荣誉“小世界杯”总冠军,最终以10∶1、1∶0直落2局击败鲨蜂队,蝉联“小世界杯”总冠军。此后,又在美国海军俱乐部主办的联赛夺得冠军。

1948年这一年,熊猫队接连夺取了“国家杯”“小世界杯”和美国海军俱乐部联赛的3项冠军,梁友文还获得1948年度“垒球最有价值球员奖”。当年熊猫队的钟保罗、梅英俊和黄崇义也都通过考试,获得“棒垒球国际裁判证书”,成为最早获得该资格的中国人。

1948年10月,美军重新挑选了高手,重组全星队,再邀熊猫队飞往南京,进行二番战(仍是3场2胜制)。首场熊猫队以9∶5取胜。第2场,全星队以5∶4险胜。正当熊猫队迎接第3场决赛时,全星队因“临时有任务”而未能出场,两队大比分定格在1∶1。这一年熊猫队一共打了35场,获得32胜3负的佳绩。

熊猫队自始至终,都是自己解决所有费用,但熊猫队后盾坚强。队员各有学业、职业,且均为白领、金领子弟,而教练梁扶初、领队鄂森、梅其驹不仅是义工,还要拿出薪水倒贴出来。梅其驹像祖父般慈祥,做好一切后勤,如1947年9月,访台的沪星队坐船返沪突遇台风,迟至10月9日深夜才到吴淞口,但潮位使轮船无法靠码头。梅其驹竟能找到小汽轮,驳接队员上岸,再亲自开车,通宵将队员一一送到家。

队员梅英俊的母亲周馨岐、姨妈周平岐,熊猫队一成立,就托人为球队提供训练场地。其家巨路(今巨鹿路)714号,则是队员聚会的“熊猫之家”。梁扶初妻子郭贵梅(1894-1979),一辈子做贤内助,两个女儿梁雪儿、梁雪姬终生未嫁,均将自己做音乐教师的薪水交给父母,以补贴熊猫队……

从1948年开始,梁扶初要求熊猫队每人负责一两所学校,义务普及棒垒球,培养熊猫队的后备力量。1948年,梁友文从国立音专毕业后,回母校虹口粤东中学任音乐教师,组建了“白熊”男队、“白猫”女队——合起来就是“熊猫”了。再按学生年龄各分为A、B、C三个等级队,总计6支球队。经一两年的训练,白熊A队进步最大。同时,梁友文还教他们小提琴。

1949年熊猫队主办第1届“熊猫杯”和“龙虎杯”赛事,多达49支球队参赛,熊猫队还编印了《垒球导报》(梁友德主编)。《东南日报》冯小秀撰文赞扬:“熊猫队既为国家争了光,更群策群力地为普及提高我国的棒垒球水平作出了贡献,这是一支很优秀很完美的队伍……”

1950年春节,上海熊猫队赴港比赛,梁扶初因曾有反英言行,被拒入境,由梁友声代理教练。首战疯人队,以5∶2取胜。第2场与香港甲组联赛冠军大胆队比赛,以2∶3惜败。第3场迎战香港甲二组冠军豹虎队,以3∶2获胜。次日港报写道:“莅场之观众,中西不论,倍加赞许,沪队的确非幸胜,乃线负的佳绩。于是香港加赛1场,安排“沪港熊猫联队”出战“国际杯”冠军巴基斯坦队,结果以7∶1的悬殊比分击败对方。

随后去澳门做示范表演(澳门本地无棒球队)。再回广州打了2场,以3∶2胜岭南大学队,以3∶1胜穗联队。至此,在港穗的总成绩是7战6胜1负。全队凯旋,但梁扶初、梁友文父子和李启滕应岭南大学之邀,留下短期训练垒球队。

1949年,部分上海熊猫队员移居香港,加上香港本地的一些球员成立了香港熊猫队(1951年,梁扶初五弟梁澄松赴港出任教练),1950年代两夺“屈臣氏杯”联赛冠军,并代表中华队两获“国际杯”冠军,队长梁友声则两获“模范球员奖”。此外还组建了香港熊猫女队和香港熊猫队乙组。总之,上海熊猫队员推进了香港棒垒球运动。

1950年10月,梁扶初甚至辞掉了永安电影院经理一职(每月少了优厚薪水),赴京津的清华、燕京、南开大学及各中学巡回指导推广。当时,认为棒球运动有助于战士团队精神,派46人来学习,后组建了179支各级棒球队。梁扶初还出任了海军体工队(在青岛)、西南军区队(在重庆)教练,贺龙元帅亲切接见并嘉奖。后因部队棒球队解散,他回沪任教上海队(在全国比赛中屡获冠军),并出版了中国第一本棒垒球专著《棒垒球指南》。

1954年,熊猫队解散。随后,熊猫队员大多融入上海队,部分队员则被外省挖去。在1956年、1957年、1958年的全国棒垒球赛中,梁扶初所率上海队连续3次夺冠。球场上还出现了有趣的梁家 “内战”:梁扶初率上海队(队长是四子梁友文),梁扶初三子梁友德率北京队,梁扶初五子梁友义率空军队、队,父子四人率队经常同场竞技,呈现别具一格的天伦之乐。其中的1958年全国联赛是在上海淮海会所(原法国总会)南草坪举行的,有11个省市队参加,以熊猫系为主的上海红(一队)、蓝(二队)两队参加,分获冠亚军。

1959年北京举办第一届全运会,参赛的上海棒球队主力多为熊猫系。1974年,上海举行了“文革”期间首次垒球联赛,徐汇队、静安队分获冠亚军——两位教练梁友文、郭华乐都是老“熊猫”(两队组成上海棒球二队)。1977年开始,任上海交响乐团第二小提琴部首席的梁友文,每天清早6点骑自行车到五十九中学义务教垒球,该队在1979年上海市中学生垒球联赛中夺冠。同年,再加几名华山中学队员组成“上海市中学生队”(教练梁友文、郭华乐),赴吉林延吉市参加全国中学生垒球联赛,以全胜战绩夺冠。

1981年,梁友文随家人移居美国旧金山后,从1985年开始连续3年义务开办少年棒球训练班,1987年创建 “旧金山熊猫少年棒球队”(经费来自于他组织的音乐会义演及爱心人士的赞助)。次年,他率队到北京参加国际少棒赛,并在美国推动举办了“全美华侨子弟棒球联赛”(截至1998年,旧金山熊猫少棒队连获10次冠军,熊猫少年垒球队则6次夺冠)。1998年、2000年,梁友文两次率队回国到北京、上海、广州、桂林、香港等地参赛。由于上海闵行四中的鼎力支持,2001年8月,举办了第一届 (新)“熊猫杯”国际少年(U15)棒球邀请赛,以此纪念上海熊猫队成立60周年。随后,一直到2006年举办了第四届“熊猫杯”赛,后因缺乏资金而停办了。

1988年,三藩市(旧金山的另一译名)熊猫少年棒球队前往北京参加比赛,后排右四为梁友文

2006年11月,《中山日报》报道了东升镇高中成立棒球队的消息,在京的梁友德(1922-2007,生前曾任中国棒垒球协会副主席、北京棒垒球协会主席)获悉后,兴奋地转告在美的梁友文。后者于2007年3月先赶到上海,我闻讯后即打电话给《中山日报》总编办,对方表示将及时通知东升高中举行欢迎仪式。同年4月,梁友文夫妇赶到中山市东升高中,受到谢柏芳校长等的热烈欢迎。梁友文乃决定借房定居下来,每天到校义务执教。2008年初,梁友文高足刘家仲赶到东升,为使梁友文安心执教,从长计议,决定与梁友文在镇上“朝阳花地”小区各自购房自住。中山市政协常委、东升镇工商联主席冯小龙与刘家仲攀谈后获知原因,深受感动,毅然决定由他来赞助“熊猫杯”赛。

经3年筹备,2011年10月,冯小龙组建了中山市熊猫棒垒球俱乐部及熊猫棒球队,并举办了第一届“中山·熊猫杯少棒U13全国邀请赛”(此后每年1届)。来自上海、广州、深圳、厦门和中山等八支队参加了3天的比赛。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MLB)也派员观摩。

2014年,梁友文被中国棒球协会授予最高奖项“终身成就奖”,以表彰他70多年来的棒球生涯及在中山的7年义务执教。2015年7月下旬,第五届 “中山·熊猫杯少棒赛”期间,在东升高中举行“梁扶初全身铜像(纯铜)揭幕仪式”,中国棒协主席雷军、亚洲棒联主席申伟等剪彩。

以后,以“熊猫”命名的青少年赛事陆续精彩上演,如今97岁的梁友文见证了这一切,激动万分!

原标题:《八十年前的上海,也曾有一只热血“熊猫”,被赞为中国棒球界的顶流》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年终盘点】请回答2018:浙江体育圈的10个2018故事

“我们正在萧山瓜沥建设一个占地70余亩的棒垒球场地,再过一个月,就将投入使用。建成后,可以同时举办千人以上的大型赛事。”“今年7月,全国大学生棒球联赛将在这里开赛,届时将有1000多位来自全国各大高校的大学生选手参赛。”谈起棒垒球,友成控股总经理、浙江省棒垒球协会会长许勇言语间充满了自信和自豪感。

6月初,记者们在许勇会长的带领下,来到了已经初具雏形的棒球小镇。偌大的场地路面已经平整硬化,场地四周正在设置围网,跑垒路线、投手区及各垒位周围即将铺设软质红土,内场其余及外场将铺上草坪,相应的管理用房、停车场等配套设施也正在建设。提出棒球小镇建设,最初是出于许勇的社会公益想法。后来,在当地政府的主导下,在航坞山东侧山脚东恩村地块,落地建设棒球标准场地1块、与11人制标准足球场兼用的棒垒球场1块,及其他配套设施,许勇联合当地多家企业出资成立棒球俱乐部,举办高水平赛事,推动学校、企业、社区和机关等单位开展棒垒球运动。

作为一名企业家,许勇的从业经历却与体育结缘颇深。他早年习武十余年,在公派赴日本学习期间,深入日本武道馆,教授中华武术,弘扬武术精神。与此同时,身为运动健将的他也被日本的国球——棒垒球运动所深深吸引,尤其是棒垒球运动体现出的运动精神,更是让他折服。他说:“棒垒球运动被誉为‘竞技与智慧的结合’,是一项集智慧与勇敢、趣味与协作于一体的集体运动项目。它动静结合,责任清晰,分工明确。队员之间既强调个人智慧和才能,又必须讲究战略战术,互相配合。必要时为顾全大局,个人要甘于牺牲自我。”

正是这种运动精神让他坚定了在国内推广棒垒球运动的信念。2019年,浙江省棒垒球协会正式成立,身为省武术协会副会长的许勇当选为省棒垒球协会会长。他表示,去日本之后接触到棒球,从中感受到强有力的精神,从此对棒球非常关注。“棒球不但强身健体、让人变得智慧,赛制上对于时间没有限制,更是对“永不放弃”的最佳解释。这项面对面的运动,是勇者的较量、是团队的命题。”许勇说道,“棒球是当下世界第三大运动,占全球产业12%,未来发展空间很大,孩子可以从幼儿园开始打,一直到退休。”

据了解,棒垒球项目现在在全国开展得如火如荼,教育部组织的“体卫艺思”特色体育课采集了14个体育项目,针对课程的组织形式、老师的礼仪教育、孩子的价值培养、参与程度、训练强度等方面综合考量,软式棒垒球项目排名第一。知礼仪、挫折教育、集体荣誉感、感恩教育、良好的整理习惯、鼓励队友、拒绝埋怨,这些都是棒垒球带给孩子们的益处。日常训练中的队伍管理让每一个棒垒球队的孩子都受益匪浅。

“推广棒垒球项目,有助于开展国际交流,提升城市的美誉度,增强地区吸引力和人文互动,助力地方经济发展。我们将支持萧山瓜沥在‘中华武术小镇’的基础上再创建‘棒球小镇’”。 浙江省体育局竞赛处调研员、浙江省棒垒球协会秘书长潘朝春介绍说。推动棒垒球在浙江的发展,有助于满足浙江经济社会发展的当下对日益增长的国际化体育项目的需求。而棒球小镇的兴起,更是带动一座城市及周边“一小时都市圈”向国际化、时尚化发展提升的标志之一。让乡村体现价值,让城市展现活力,越来越健全的运动场地建设正在为广大市民创造不断升级的新型未来社区,提升更全面的生活品质。“今后,将大力推进棒垒球场地建设方面,一是努力引导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建设更多的标准场地,其次也将充分利用现有的存量场地如足球场等,进行适当的改造,让更多人了解棒垒球、参与棒垒球,更好地普及此类运动。”

虽然目前我国棒垒球运动还在初级推广阶段,但绝对人数在逐年跨越式增长,已经是庞大的群体。随着推广力度的加大,如今已渐成风靡之势。“小众运动必将拥有大未来,前景可期。”许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