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豆瓣评分80南派三叔终于打了个漂亮翻身仗

在粉丝们足足等待了一年有余之后,《重启之极海听雷》终于在这个夏天迎来了网络首播。

加上情节走心、演技在线、特效靠谱的三重加持,播出平台热度高涨,让影迷们直呼过瘾!

他的系列小说常年位居畅销榜单,笔下的“铁三角”——吴邪、张起灵、王胖子更是成为了一代人心中的“白月光”。

时间倒回2006年,那时南派三叔的名字还叫徐磊,职业为公司小职员,负责美术设计和编程的工作。

当年“鬼吹灯”系列开始流行,徐磊的心里也渐渐酝酿出一个作家梦,于是在网络上注册了账号,开始写一些盗墓故事致敬《鬼吹灯》。

2007年第一本实体书《盗墓笔记—七星鲁王宫》开售一个月就狂销60余万册。

至2011年,仅用4年时间南派三叔便创下作品累计销售超1200万册的纪录,荣登中国作家富豪榜。

“北有天下霸唱,南有南派三叔”——出道即巅峰,风光一时无两的南派三叔成为当年最炙手可热的作家。

然而,高处不胜寒,盛名过后接踵而来的便是“江郎才尽”的质疑和来自出版社的创作压力。

长篇小说《沙海》完稿日期一拖再拖,催稿要求却如纸片般飞来,连续几年对盗墓类素材的压榨,南派三叔感到灵感枯竭。

他只能以加倍的时间进行创作,但换来却是更加疲惫的身心,让创作陷入了死循环。

“想要突破,真的已经很难了,那段时间有时候心脏疼得受 不了” ,南派三叔坦言。

如果说2006年的南派三叔写小说纯凭一腔热血,那此时的南派三叔便是一台高速运转的创作机器——这将他的体力推向了极限,粉丝们对他的评价也渐渐出现分化,甚至一度被嘲讽跌落“神坛”。

南派三叔表示,坐立不安的时候就通过洗澡来调整,有时候最一天要洗7、8次澡,冷静之后再继续创作。

即便如此,创作的压力依然是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频繁换电脑、换写作软件、甚至换各种字体,他需要不断的刺激,来转移身上的压力。

低潮中的南派三叔在往后的漫长时间中,开启了与自己的和解之路,开始以置零的心态面对周围的一切。

他认真思考起传统文化和写作的意义,前者是南派三叔作品的立身之本,后者是徐磊作为一个创作者必须厘清的命题。

就像《重启》一样,南派三叔觉得之前写的东西太阴暗了,现在想把自己的文风变得阳光一些,于是想构思一个新的故事,也许自己以后也能重新开始、找回自我。

更大的转变,来自于做公益带给南派三叔带来的全新生命体验,他觉得做公益不仅可以找回自己,更可以唤醒处于这个高压力时代的人们。

“有段时间老是各种各样的胡思乱想,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那个时候我就去帮助别人,当你被别人需要,你自然而然就知道自己缺乏什么。”

也许正是这段经历让三叔重新意识到,创作者这个身份并不只是意味着输出高质量的作品,更是要与人们建立起心灵上的连接。

“回过头来看,我觉得这段生病的经历对我来说也是我生命中的一次突破吧,很感激亲人朋友一直鼓励我。”

在经过了充分的准备后,2018年10月《重启》开拍,担任监制的南派三叔亲自跟组拍摄,他得以亲手建构自己心中盗墓笔记世界应有的样子。

这也解释了为何在《重启》中,有着如此高质量的服化道,几乎完美还原了人们心中妖怪志异的形象。

“每一部作品我的权力就会大一些,这部作品我的权力又大了一些,所以我能管控的步骤又多了一些,我就更能够把这部作品往我心中的场景去表现。我觉得它更加偏向于原著的气息。”南派三叔如是说。

甚者一改以往盗墓系列剧中常被粉丝诟病的“五毛钱”特效,将作品里的经典场景做出了大片的质感。

他说:“面对困境的恐惧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突破困境的勇气是可以在一次次的暴风骤雨中历练出来” 。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当一个人经历过盛名天下,也经历过寒霜蛰伏,再重新面对非议、质疑时自然有种人定胜天的豁达心态。

“我希望以后有机会的话让写作重新变回我的娱乐。这样可能会更加符合我当时写作的最开始的初心吧”,南派三叔说。